..倾轧

博爱无差党,百度云分享小能手,找不到资源可以跟我说哦⊙∀⊙

不是应邀的赴约(1)

(私设多,ooc,大概内战后和好遇到奥创,老贾还在,也许幻视也有,不冲突,应该会是一个长篇,一个坑(划掉)尽力不让ooc(划掉)让他们谈恋爱难道不是最大的ooc吗!(划掉)除了3490(划掉)
不过预警!有点病娇盾??全员病娇??(划掉)

灯红酒绿.浮夸,炫耀,熟悉的stark式party.但是他并不在这里,他刚处理完事务,身心俱疲,在医院治疗,与其说是治疗,倒不如说,有些被小辣椒囚禁的意味.

“Tony stark!待在医院!你的生命.. ”如鲠在喉,无法诉之以言语.

Tony看着小辣椒快落泪的眼睛,有些不知所措.只能呆呆看着她走了出去,狠狠了甩上了门.

除了那一声巨响,这里,十分安静.

Tony放空自己,直到太阳下了山,才迟缓地躺回床上.
看到手机里小辣椒的短信,些许犹豫.

“他们都知道,你是钢铁侠,一个张扬,自大,但是是最自信的超级英雄.但我知道,你是Tony,你是一个人!不是机器,不是所有人都巴不得你死的时候你还能如同圣人一般去原谅,你是Tony,一个任性的,不知道如何沟通,只困在自己世界的,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.有些时候,你在工作室能待上好几天,不吃不喝,你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去升级你的机甲,你要让他们知道,你可以保护他们,可是,谁来保护Tony stark.....你知道,你的身体状态的,...是的,我不能强迫你丢掉你的装甲,我想,那已经是你的生命了.你说,他给了你第二次生命,是他创造了钢铁侠,是他让你发现你已经成为这个本来不应由你负责的世界的一部分.....不要浪费你的生命不是吗..所以你也要好好活着啊..你活着才能拯救更多的生命.才能拯救你自己.好好休息,有些事情 我会帮你搞定了,你啊...一直是我的麻烦,难得我乐此不疲.”

活着才能拯救更多生命?不.我活着.就会有更多的牺牲,我不能拯救他们,我安慰自己,一个人与一群人,选一群人才是最理智的选择,可是,生命,真的是这么计算吗?我不知道,我想,我不会知道.

与此同时,在宴会上.

“Steve,也许我该问你你有时间吗?”Natasha举起酒杯浅浅一笑.

“当然了.”Steve放下酒杯,有些恍惚.

“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些什么.嗯,不管怎么说.这个事情,很幼稚,你不觉得吗.”嘴唇触及杯子边缘,与红酒一样的唇色.

经过漫长的沉默,Steve咳了一声.“我知道.....”

还是不能说出口..这一道近乎深入脊髓的伤疤,我们痛得满地打滚,可无奈,我们不能,也不被允许,追求内心的平静.

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

“you are Steve Rogers.”Natasha打破了沉默,却有些无力.

“但是我是Captain America.你知道的,但是现在,Captain  America比Steve Rogers重要,或者说,一直都是.Captain America是average,Steve Rogers不是,知道吗?这就像,Tony,和iron man.”Steve有些语无伦次,甚至有些癫狂.

“不,是你没明白,Steve,你和Tony是average,一直都是,你是Steve Rogers,他是Tony stark,我们在这里,是因为有你们,这里是我们的家,如果没有average,他只是一个住处,没有意义,如果说有什么能让我夸赞Tony那个混蛋,也许只有这件事情了,这里,”Natasha用手指了指地上,“这座楼,是我们的家,我们彼此给予的家.”

“而且是Steve,Tony,Clint,Bruce,thor,hulk,me,组成了这个家,而不是Captain America和iron man与我们组成的.”

Natasha走远了,留Steve一个人在酒吧台发呆,良久,那里爆发出笑声,笑得声嘶力竭,这也许,是Steve一生中最没有形象的一次,最放任自己的一次,他这么认为着.

一直以来,我到底在怀疑些什么啊...

然而好景不长,笑得癫狂自然有坏事,这不,Steve趴在地上拼命咳嗽着,仿佛咳出自己的肺了

“sir,我想..你也许,需要克制住自己,因为我们这里并没有止住咳嗽的药物,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即使叫救护车也需要10分钟,如果你不想带着你的四倍血清死在party上,请放松.”Jarvis的电子音总是响起来,在任何地方,任何时候.上次浴室吓得Steve差点没摔倒在浴缸里,幸好没有酿成美国队长吓死在自家浴室的惨案.

“oh,我觉得我还不错,Jarvis。”

“如果能忽视掉你红苹果的脸,我想是的.”

真是有怎么样的主人就有怎么样的AI!

第二天,没有见到Tony,第三天,没有,第四天,没有,第五天,没有,第六天....

“oh,come on,buddy!”Clint忍无可忍地冲着Steve叫了起来,这几天Steve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晃得都想吐了,腌黄瓜都没心情吃了.

“er....Clint.....你回去了对吗?.”Steve下定决心地问道.

(假设鹰眼没说那些伤人的话,(stark式微笑)以下涉及大量私设,做好心理准备

“哈?就为了这个事情?当然我回去了啊?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Tony为什么在医院躺着也不是跟你一样在冰里躺个70年?”Clint不耐烦地挥了挥手.

没有人想说话,也许安静是最好的心理咨询师.

这也不能怪Clint,即使他站在Tony的对面,他也不对Tony下一分狠手,尽管不情愿,Clint必须承认,他喜欢与Tony一起工作,没有规则,没有极限,他爱这样的生活.站在对面,是因为,他也有他必须保护的人.

但是等到他到达西伯利亚,他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么严重.凝视着,Tony的嘴唇已经开始发紫了,反应堆明显被拆卸的痕迹,oh my god ,那是他的心脏!Tony的脸色十分苍白,眼角的血早已干涸,紧皱的眉头和禁闭的双眼 ,微弱的呼吸和即使低下头也听不到的喃喃声.盔甲不再张扬,红金配色此刻是十分的刺眼,在他染上尘土和鲜血后,他令人发笑.

Clint的手在抖,从他拉弓射箭以来...这是不曾发生的..他颤抖着扶起Tony,沉重的铁甲,让他寸步难行,他小心翼翼地,唯恐,下一秒,Tony的呼吸,就断了.

只有十步,仿佛耗尽了一生的时间。万幸的是,Tony依然活着,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.






(我撸不下去了,是不是坑看心情吧2333毕竟第一篇问23333放飞自我的产物)

评论(3)

热度(26)